您當前所在位置:香港嘉裏物流>>家居頻道>> 家裝資訊 >>正文
廢舊傢俱“付費回收”,你準備好了嗎?
rj.8c678.com     來源:中國婦女報     2021-09-07 18:53      我來説兩句
  

  很多人以為,家裏沒用的東西賣給收廢品的最簡單快捷,但真正實行起來就會發現,舊傢俱等大件物品,即便白給也送不出去。家住北京西城區的黃女士想換個新牀,本以為送貨時可請送貨師傅幫忙處理舊牀,但對方一口回絕。最終,黃女士向收廢品的師傅支付了100元,看着他把木牀架子幾乎劈成了“劈柴”扔到樓下垃圾箱旁邊,牀墊就丟在樓門口。

  正在進行舊家翻新的李女士也對記者表示,她所在小區的垃圾桶旁、綠地裏經常出現廢棄的櫃子、牀墊等舊傢俱,非常影響環境,但她不知道在哪兒能找到正規的大件垃圾清運服務。

  記者發現,有數據顯示,成都中心城區大件垃圾每天超過150噸,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更是隻多不少。不論是從節省空間還是從資源利用計,這都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。

  沒地扔、沒人要,大件老舊傢俱回收為何成了“燙手山芋”

  其實,黃女士還算幸運的,因為她居住的小區物業監管很鬆散,舊牀還能在樓下一扔了之。同樣在北京的陳女士處理自家舊沙發時可不敢這麼“任性”。陳女士告訴記者説,她幾年前花兩萬多元買的真皮沙發,現在白送給收廢品的都不要,如今小區實行垃圾分類,有了專人管理,“你剛扔出去,馬上物業就來找你了。”陳女士説。

  幸運的是,陳女士購買的新沙發的商家可提供舊傢俱回收服務,一件三人沙發需支付99元。但她發現,兩位送貨師傅拆解舊沙發實在不“專業”,沙發被拆得七零八落,家中地板還被劃了深深一道劃痕。送貨師傅表示,“顧客付費”的舊傢俱回收算是附加服務,如果不購買新沙發不會提供回收服務,回收後的舊沙發如何處理並不清楚。

  記者在網上搜索“大件傢俱回收”,發現雖有不少回收單位,但打電話諮詢時多數是拒收。什麼樣的傢俱才可以被回收?“一看顏值,二看距離,三看回收成本。”從事舊傢俱回收的王老闆告訴記者,有些較新傢俱是可以收購的,不過必須先看圖片。“我們收貨、送貨、搬運都要成本,要考慮傢俱的成色、數量、距離等,都談妥了才會上門收貨,所以成交率並不高。”他説。

  相比二手商家交易的諸多限制,年輕人更傾向於在閒魚、58同城等平台自己完成交易,但真正成交也並非易事。網友蘭蘭告訴記者,她在閒魚上發佈了電視櫃、牀、梳妝枱等多條轉讓信息,雖然隔幾天就會有人打電話諮詢,由於她怕麻煩讓買家上門自提。很多人一聽就退縮了,她的傢俱在網上掛了好幾個月還沒賣出去。

  一直從事廢品收購的馮先生告訴記者,電視等家電產品即使報廢了,拆解後也能回收一些銅、鐵等有價值的金屬。舊傢俱多數是人造板材,回收利用價值不大。而且舊傢俱比較笨重,佔地面積大,人工搬運特別費事,他們通常都不願意上門拆解回收。

  北京東城區一位社區負責人認為,大城市社會流動性強,許多人搬家頻次很高。小物件可打包帶走,舊家電也有人願意回收,唯獨牀、櫃子等大件傢俱讓人犯難。當初買入時都是零件入户、現場組裝,如今運下樓卻大費周章。而對廢品回收站來説,舊傢俱“含金量”太低,費人費力最後才賺個十塊八塊,實在划不來。一來二去,大件舊傢俱就成了“燙手山芋”。

  正規大件垃圾清運回收企業太少,舊傢俱回收處理大多靠政府兜底

  記者瞭解到,目前北京已有少量垃圾分類回收企業,同時也從事正規的大件垃圾付費清運業務,“綠貓”就是其中之一。打開“綠貓”的微信公眾號,可看到椅子、桌子、沙發、牀墊、牀、衣櫃等,都在大件清運業務範圍內,收費最低10元/件,最高80元/件。目前該業務試運行開通區域是東城區東花市街道。

  “沙發、牀這類大件垃圾的拆解和回收,對於一般廢品站來説很難完成,而且價值偏低。所以,他們都傾向於回收高價值、易拆解的垃圾。”“綠貓”創始人劉先生介紹,目前綠貓主要是把大件垃圾從居民家運到暫存點,從暫存點再到大件垃圾拆解廠的環節,多數由各級政府承擔。

  “一個月大概會有七八單大件清運,主要是沙發和牀。”東花市街道社區工作人員孫女士介紹説,在北京市嚴格實行垃圾分類之前,大件垃圾一般被隨意堆放在垃圾桶站旁邊。隨着北京市對垃圾分類的管理越來越嚴格,很多社區的垃圾桶站附近安裝了監控,把大件垃圾扔到桶站的行為已被嚴格禁止。目前,東花市街道的每個社區都有大件垃圾暫存點。

  北京愛分類環境公司也有付費清運大件垃圾的業務,而且其有自己的拆解工廠。在愛分類的拆解工廠裏,牀墊拆解後,變成布料、彈簧、海綿等;沙發拆解後,一樣有布料、彈簧、海綿等。而且,連沙發和牀裏最難處理的木料,也可以製作成燃燒棒賣給發電廠。只是,這類可拆解並資源化再利用的工廠,在北京僅有兩三家。

  而多數社區和物業對這種大件垃圾也無力清理。東城區一位社區負責人介紹,目前多數小區物業僅提供一個暫存場地,不負責最終處理。她所在轄區內多為老舊小區,很多住宅頻繁換租客導致常有廢舊傢俱丟棄在樓道或小區公共區域,如何處理也頗為頭疼,“即使居民請社區工作人員幫忙,我們也只能想辦法把它拆解變小,然後和生活垃圾一起清出去。不過,大部分時候社區也是自己花錢,找人、找車來有償清運,這對社區來説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。”

  正規企業少,推廣力度不夠,造成大部分人對正規大件清運服務還很陌生,有些人在得知大件垃圾無人收購後還是會偷偷扔掉。所以大件垃圾最後的結局,還是社區、街道等各級政府兜底。而由於正規拆解廠很少,目前政府兜底的大件垃圾,有很多沒法做到資源化利用,而是採用比較原始的粉碎手段,變成“其他垃圾”,最後焚燒處理。

  大件垃圾“誰產生誰付費”將成潮流,尚需政府統一規劃打通循環利用瓶頸

  “垃圾是放錯地方的財富。”從大循環來看,舊傢俱仍有一定二次挖掘的價值,現實中回收通道之所以不暢,根本上在於拆解、搬運等前期成本投入太大。雖然新的回收處理模式尚未完全發展成熟,但大方向已經清晰——付費回收。

  “誰生產誰負責,處理大件垃圾,是一種生產者責任延伸的行為。”北京愛分類環境公司負責人表示,北京市民付費清運大件垃圾的意識正在逐步加強。北京市近期出台的《關於加強本市大件垃圾管理的指導意見》中也有類似表述:按照產生者付費原則,產生大件垃圾的居民合理承擔大件垃圾清運費。通過加強宣傳引導,增強居民“誰產生誰付費,多產生多付費”意識。

  李女士也對記者表示:“其實,大件垃圾付費回收並非不可接受,但希望能夠有更明確的收費標準和更專業的團隊,這樣才能讓大家放心。”

 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劉建國表示:“現階段大件傢俱等低值可回收物回收,需要政府統一規劃,建立暫存—回收—交易—拆解—利用全過程管理體系,由第三方專業公司開展收集運輸處理等服務,主要依靠市場機制運行。”他還建議,從減量化、資源化角度出發,廢舊傢俱優先考慮進入舊貨交易體系應該成為一項基本原則,地方政府應該為廢舊傢俱進入舊貨交易體系創造便利條件。

  同濟大學循環經濟研究所所長杜歡政表示,破解大件垃圾處置難的關鍵是打通循環利用的瓶頸,形成閉環價值鏈。第一要有人收;第二要有地方處置,這需要政府想辦法規劃一個空間;第三,經過末端的處置企業破碎、分選後,有相當大部分是可用作資源化利用的,這樣閉環就形成了。

  的確,政策保障是一方面,破解大件廢舊傢俱“回收難”也需要各方共同努力。作為普通消費者的我們,也需轉變觀念,接受“付費回收”這一新的現實。當然,源頭減量、少買少換,更是我們踐行綠色生活的應有之義。

  (記者 張崢)

標籤:廢舊傢俱
責任編輯:陳子漢陳子漢

【香港嘉裏物流】

請您文明上網、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。
你至少需要輸入 5 個字    暱稱: